太阳城申博

按“F11”可以进入/退出全屏

您的位置: --> [首页] --> [部门动态] --> [教学科研处] --> [师生习作]

前 言
    [作者:叶渠梁  2018-12-25 15:40:05]    [点击次数:3015]

 

    杜甫是我国唐代一位富才博学的大诗人。早年的杜甫就曾发出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”的壮语,足见他把广博的阅读作为诗歌创作的根基。近十年来,我在研读杜甫诗集时,深深地体味到诗人学养丰厚,造诣深湛,用事广博,精切过人。

    在古人的诗歌创作中,常有运用典故的习惯,以达到语言简洁,容量丰富,主旨鲜明突出的目的,杜甫很好地继承了这一传统。为了增强诗歌的表现力,更好地为其内容服务,杜诗用典目的明确,出处清楚,并且做到了读书与写作的完美结合,这从《又示宗武》诗中得到了印证。诗云:“觅句新知律,摊书解满床。”说的是其子宗武近来懂得诗歌格律,开始学着作诗时,为了查找字句出处,将书籍摊满一床。对这种寻典作诗的行为杜甫是赞扬的。宗武如此认真的写作态度是诗人言传身教的结果,也是对杜甫使事用典经验的生动写照。由此可知,杜甫在诗歌创作中,除了从人民的生活中吸取丰富的营养来反映当时的社会现实之外,他还十分重视学习古代经典著作,借以丰富自己的才能学识,而且在诗歌创作中有意将读书与用典紧密地结合起来。读书越广博,用典就越丰富,这在唐代诗人之中,杜甫是表现得相当突出的。在杜甫诗集中,用典所涉及的古籍书目多达140余种,典源主要出自唐以前的史书,同时兼及其它古代典籍和作家诗文。史书中出典列前三位的是:《史记》有335条次,《汉书》有256条次,《后汉书》有196条次。在先秦诸子作品中,《庄子》出典最多,有120条次。在杜甫诗集的1400余首诗章中,含有典故的诗多达775首,凡用典2312条次。正因为杜甫有万卷书熟谙于胸,所以引经据典,能做到得心应手,故中出新,顿然使其诗章发出熠熠的光华。

    用典可分为两类:一为语典,即前人曾经运用过的词语;一为事典,其出处与古代的人和事有关。用典是一种言简意赅、言近旨远的艺术手法,它可以引导读者通过语源和事源,产生定向联想,从而扩大并丰富诗歌的思想内涵,增强其艺术感染力。在杜甫诗集中,有关语典、事典的巧妙运用,可谓俯拾皆是。杜甫客居梓州时,生计十分艰难,于是在《客夜》诗中云:“计拙无衣食,途穷仗友生。”其中“友生”一词,乃前人已有之言,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伐木》:“相彼鸟矣,犹求友声。矧(shěn 申。况,况且)伊人矣,不求友生?”和《诗经·小雅·常棣》:“虽有兄弟,不如友生。”两首诗中的“友生(生,助词无义)”都是强调友人的重要性。后世以“友生”称朋友。这里用此语典,表明杜甫在无衣无食的艰难处境之时,希望得到友人资助的迫切心情。在《对雨书怀走邀许主簿》诗中,杜甫对酒而“门听长者车”。“长者车”,即显贵者之车。这里化用秦末陈平事。当时陈平贫居陋巷,却时有显贵者乘车造访。诗中的“长者”指任城许主簿,表示对其尊崇之意;以“听长者车”,喻指盼许氏来访。前者为语典,后者为事典,二典借古喻今,贴切自然。下面仅就杜甫灵活多样的用典技巧着重分述于后:

    一、     语同典异。如“胶漆”一词,语源出处不同,典故的含义也就不同。东汉的雷义和陈重,二人友谊深厚,后世认为他们是情谊深笃的典范。《后汉书·独行列传·雷义传》云:“乡里为之语曰:‘胶漆自谓坚,不如雷(义)与陈(重)。’”《从事行赠严二别驾》中说:“黄昏始扣主人门,谁谓俄顷胶在漆。”这里以“胶漆”为喻,谓严二别驾与自己一见如故,友情融洽。然而,在《庄子·骈拇》篇则认为胶漆用来粘合物品有伤物品的自然本性,并用以比喻仁义有伤人性。后世用作感叹世道人心的典故。《写怀二首》其二云:“胡为有结绳,陷此胶与漆。”这里以“胶漆”喻指仁义,认为仁义伤人本性,感叹人心不古,智巧日生,陷入追逐名利而不能脱身的困境之中。“胶漆”又是古代作弓的一种原料。《孙子·作战篇》中列举出师的费用开支时,其中就包括“胶漆”之材。《夔府书怀四十韵》中说:“田父嗟胶漆,行人避蒺藜。”此处的“胶漆”,就是代指征收的军需品,并以“田父嗟胶漆”说农民伤叹官府诛求过重。在以上三例中,“胶漆”的含义各不相同,但是不管是它的比喻义还是借代义都与其粘合的特性有关,所以语同典义之法,不仅扩展了“胶漆”语典的使用范围,而且使其内涵显得更加丰富。

    二、一事多典。谓在同一故事中有多重典义。如《晋书·张华传》所载:传说埋藏于丰城的宝剑,因剑气冲天而被发现,“一曰龙泉,一曰太阿。”后来持剑的两主人一个被杀(指张华),一个已卒(指雷焕)。雷焕之子雷华“持剑行经延平津(水名),剑忽于腰间跃出,坠水。使人没水取之,不见剑,但见两龙,各长数丈,蟠萦有文章(谓二龙盘绕,身上有文彩)。”《蕃剑》:“龙身宁久藏”?因双剑从水中跃出,腾空而化作双龙,故以“龙身”喻指神异的蕃剑;又以“龙身宁久藏”的反问之语,表明自己用世之志未泯。《所思》:“无计??/span>(zhú 竹。本为大锄,引申为掘取)龙泉”。这里以“龙泉”剑喻指郑虔。由于“龙泉”剑沉埋于地,无法掘取,因此又以“无计?崃??北扔髦r?槐嶷亍!队交扯?住菲湟唬骸耙箍捶岢瞧??厥昨粤?亍!逼湟馐撬滴以?箍瓷铣乖铺斓姆岢墙F??厥字?涠?1慊???械尿粤?U饫锒鸥σ苑岢潜?W杂鳎?⒌慕;?粤?男蜗螅?暄宰约核洳患?糜谑溃??渥持居檀妗!吨厮土跏?芘泄佟罚骸熬??娣峤#?馄?鹞夤场!鄙暇涫撬滴矣肽悖?跖泄伲┫嘤觯?缡斗岢潜?!4艘苑岢墙1扔鹘艹鋈瞬模?从髦噶跖泄俨牌?环病R皇露嗟涞脑擞茫?岣涣耸碌涞哪谌荩??蚁缘昧榍商?校?挥诒浠??佣?鎏砹擞檬碌脑衔丁?/span>

    三、     虚实与反用。虚实用法,如《秋兴八首》其二:“听猿实下三声泪,奉使虚随八月槎。”上句用《水经注·江水》里“渔者之歌曰:‘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。’”下句用张华《博物志》中的故事,即是说居于海边之人,年年八月乘槎至天河,并按期返回海边。这里写友人严武回长安,杜甫希望与之同往,但不久严武病逝,使希望成了绝望。上句的“三声泪”是杜甫在夔州身临其境听猿哀鸣而流下的眼泪,是实写;下句“八月槎”则是写自己希望化为泡影时的感受,是虚写。前“实”后“虚”,相互映衬,委婉、细腻地抒写了杜甫的真情实感。而反用,则是反故事之意而用之。如《暮春题??西新赁草屋五首》其二“此邦千树橘,不见比封君”中的“千树橘”典,出自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,言不仕之人,其园田的收入,可与有官爵封地的封君的俸禄相比。这里的“千树橘”是反用其意,谓??西地产贫瘠,那里的一片柑林只不过是借以养拙糊口而已,不是靠种橘以致富,故实难与“封君”相比。如此反用典故,既使用事的范围得到了拓展,又收到了曲折达情的艺术效果。

    四、     典故暗用。古人认为诗文中暗用比明用好。王士?《池北偶谈》云:“作诗用事以不露痕迹为高。”即是说让所用之事暗藏于诗句之中,使之融化其中而浑然无痕迹者最为高妙。如杜甫《雨》(始贺天休雨)诗中“牛马行无色”一语,是由《庄子·秋水》篇“秋水时至,百川灌河,泾流之大,两?澹?ì 似。水边,岸边)渚崖之间,不辨牛马”的语意化用而来。《秋水》篇写的是水涨时水面宽阔,黄河两岸和洲渚之间,看不清对岸的牛马。这里所说的“牛马行无色”,指的是在风雨迷茫中,难辨牛马的形象,表现雨下得很大、很密的景象。又如《风疾舟中,伏枕书怀三十六韵,奉呈湖南亲友》中“得近四知金”一语,“四知”指“天知、神知、我知、子知”,“金”指贿赂之金。这里化用东汉杨震拒收贿金之事,以“四知金”喻指湖南亲友对自己的惠赐,谓其“金”都是出于廉洁之手,以解生活之困,不是非分暧昧的财物。前者从《秋水》篇“不辨牛马”中化出,后者根据“四知金”的具体内容加以概括,自创”四知金“一词而反用其意。两典运用得贴切自然,如水中着盐,浑然无迹,犹如己出,从而丰富了所用之典的思想内涵。

    五、     典故连用。在一首诗中一个接一个地运用典故,也是杜诗用典的特色之一。如《发同谷县》中的“贤有不黔突(不黔突,烟囱还未熏黑。黔,黑。突,烟囱),圣有不暖席”二句,出自《文选》东汉·班孟坚(固)《答宾戏》:“是以圣哲之治,栖栖(忙碌不安貌)遑遑(匆忙不安定貌),孔席不暖,墨突不黔”和《文子》“墨子无黔突,孔子无暖席。”“不黔突”、“不暖席”为同义典故的连用,意在强调像孔子、墨子这样的圣贤都不能安居,更何况我这样一个愚笨饥饿的人呢?这里杜甫引孔、墨先圣、先贤以自况,言自己漂泊不能定居是理所当然的,也是自慰、自警之辞,其间隐含有对自己流离奔走生活的愤慨之情。杜甫在《赠裴南部》诗中,前六句一连用了六个典故:

    “尘满莱芜甑,堂横单父琴。人皆知饮水,公辈不偷金。梁狱书应上,秦台镜欲临。”诗是赠给南部县令裴氏的,当时裴氏有案在身,而袁判官前往推问。杜甫写此诗是为裴县令辩诬,冀望袁氏以直道为之伸冤。第一句的“莱芜甑”,用东汉人范冉为莱芜县令时,炊具积满灰尘,生活清苦之事,借以比裴令之清贫自守。第二句的“单父琴”,用孔子弟子宓子贱,任单父县宰,善于用人,终日弹琴,身不下、堂而县治之事,借以比裴氏,称美裴令治县有政绩。第三句的“饮水”,用晋吴郡太守邓攸赴任时,自带粮食,不取俸禄,只饮当地之水的故事,借以比裴令,称誉其为官清廉。第四句的“不偷金”,用西汉直不疑清白受诬之事,借以比裴南部,谓其操守清白,正直有德,反而蒙受不白之冤。第五句的“梁狱书”,用西汉人邹阳受诬入狱,从狱中上书梁孝王刘武,自陈冤情,昭雪获释之事,借以比裴南部,谓其在狱中定有辩冤之词。第六句的“秦台镜”,即“秦明镜”,传说是秦宫内的一面宝镜,可以照彻人的五脏六腑。此典出自晋·葛洪《西京杂记·咸阳宫异物》。这里以“秦台镜”喻指袁判官能明镜高悬,秉公判案。以上连用的六则用事之典,是含义不同的典故,从不同的角度说明裴令守清贫、有政绩、重廉洁、受冤屈、陈冤情等情况,最后以“秦台镜”为喻,谓袁判官定会秉公断案,为裴氏昭雪。诗中六典,环环相扣,行文明畅,述理周至,有很强的说服力和艺术感染力。

    六   用典突现主题。诗中运用典故的目的就是要为其主题而服务,这在杜甫诗集中是比较突出的。如《贫交行》的主旨是讽今人交道浇薄,赞古人贫贱之交。为了批判世道炎凉,人情反覆的现实,诗中用了“管鲍贫时交”的典故,指的是春秋时期管仲和鲍叔牙的交谊。管、鲍二人曾一起做买卖,赚钱后,管仲总是多拿一些,鲍叔牙知其家贫,并不介意,始终善待之。后来,鲍叔牙又力荐幽囚中的管仲出任齐相,使之辅佐齐桓公成就霸业。为此管仲感叹道:“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鲍子也。”(《史记·管晏列传》)管、鲍二人始终同甘共苦,心心相印,互为知音,无势利之见,无轻薄之念,他们的情谊被世人千古传颂,成为历史上贫贱之交的典范。诗中将他们纯真笃厚的交谊与“今人”冷酷浇薄的世态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赞颂了古人,批判了今人,称扬了古道,抨击了现实,突现了赞贫贱之交,斥炎凉世道的主旨。再如《岁暮》诗,当时吐蕃入寇,边境用兵,国家危殆,生民涂炭。可是令人失望的是文臣武将却无人挺身而救国难。于是诗中反用《汉书·终军传》中终军主动向汉武帝请缨擒南越王事,谓“天地日流血,朝廷谁请缨?”紧接着又化用曹操《步出夏门行·龟虽寿》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,烈士(指有雄心壮志的人)暮年,壮心不已”的语意,谓“济时敢爱死?寂寞壮心惊!”意思是说为了匡济时难,我岂敢惜生?即使自己被朝廷冷落遗弃,也仍有烈士暮年的一颗壮心为国难而悬系。事典的反用“请缨”与语典的“壮心”,前抑而后扬,突出了全诗的主旨,其间包含了诗人对时局的殷忧与关注,对国家的热爱和对人民疾苦的同情,也有对朝中庸懦无能的文武大臣的失望和谴责。

    七、 用典总领全篇。如《垂白》这首诗,是大历元年杜甫在夔州时居西阁之作。开头二句连用两典:“垂白冯唐老,清秋宋玉悲。”这里诗人以冯唐、宋玉自比,言自己白发垂头,年老为郎,有似冯唐,时值清秋,心境悲凉,有如宋玉。这就点明了诗的老去悲秋之意,在全诗有提纲挈领的作用。下面六句具体申言其意:江喧楼迥,难以入睡,在这高高的西阁上,只能独自度过时光;万方多难,年岁老大,对国家无所补益,疾病缠身,自己漂泊在外,失去了家园;心中的哀伤远甚于曹植、王粲、张载等人所作的《七哀诗》,悲哀又有何益,不如像古人刘玄石那样一醉千日。正由于开头二典总领全篇,意脉贯注,因此全诗显得浑然一体,主旨鲜明,表现了杜甫忧虑国事的赤诚心怀和无力拯救国难的悲凉心境。又如叙事诗《赠卫八处士》开头二句云: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。”参与商,二星名,参在西,商在东,此出彼没,永不相见。这里以参、商二星比喻人生别后难见。下文紧扣“别有参商之阔”(曹植《与吴季重书》,具体叙写会面之难。“少壮能几时,鬓发各已苍。”从彼此间外貌的巨大变化,言其分离时间太久,抒发别易会难的感慨。“焉知二十载,重上君子堂。昔别君未婚,儿女忽成行。”表明时间变化太快,倏忽间,二十年就过去了,从老友家庭的巨大变化,进一步说明人生的聚会之难。诗的结尾,杜甫因事生慨:“明日隔山岳,世事两茫茫。”暗示在动乱的年代,明日一别,山岳阻隔,更觉重逢难期了。这样又回到了别易会难的基调上来:昔日之别,二十载后才幸有今夜“共此灯烛光”;明日之别,时局的发展和个人的命运,你我都茫然无知,不可预料,再度相见就更难了。足见全诗情节的发展,都与参、商之典密切相关,表现了战乱年代人所共有的“沧海桑田”和“别易会难”的人生感叹,具有很强的概括性和艺术感染力。

    用典是一种“援古以证今(援引古事、古语来验证今天之事理)”(文心雕龙·事类》)的艺术手法。使事用典得当,可使诗歌言简意丰,生动感人。亦如刘勰在《事类》中所云:“故事得其要(所以引用事例如能抓住要害),虽小成绩(事例虽微小也能取得成就),譬寸辖制轮(犹如小小的车辖能控制车轮。寸辖,车轴头上的小铜键以防车轮脱出),尺枢运关也(不大的门臼可以使大门转动。尺枢,指门的转轴长不足尺。运关,转动大门)。”这里是说典故虽小,如果用得恰当,是能发挥很大作用的,可以收到以小制大、以简驭繁的艺术功效。但是如果用典不当,就不能起到应起的作用。在杜甫诗集的少数篇章中,也存在着用典失当的毛病。如《哭韦大夫之晋》,这是一首悼念亡友的诗章,此时杜甫的心情是极其悲痛的,全诗也写得哀思沉重,感慨至深。只可惜的是在这首不足二十韵的五言排律中,就用了十则典故,有的读起来还比较拗口。由于诗中用典叠现错出,艰涩难懂,致使诗意难以明白晓畅地表达出来,也有碍于读者对其思想内容的理解。至于有的千别长篇古诗、长篇排律,其中引用古语、古事二十余条、三十余条,乃至多达四十条。其语句的佶屈聱牙就更不待言了。

    但是瑕不掩瑜,就杜诗全集而言,其精要得当,涵义丰富,灵活自然,如同己出的典故,仍是诗集的主体。这对于广大读者来说,可以从中吸取丰厚的历史营养,品味其奥义中蕴含的哲理,探求诗人艰难困苦的思想历程,学习正确运用典故的艺术手法,都是大有裨益的。总之,杜诗精炼恰切、含蓄蕴藉的典故是其诗集中绽放的一丛丛奇葩,也为唐诗的艺术宝库增添了绚丽的色彩,而博学宏才的杜甫也不愧是唐代诗人之林中取事用典的艺术圣手。

     我是中学语文界一名普普通通的教师,中学语文教学工作的繁重,教学内容的芜杂是人所共知的。退休前的课余时间,是一小块、一小块的,如同和尚的百衲衣,写的教学心得,也只是课本中有关杜诗的小块文章。退休了,时间才算是自己的。出于对杜甫人格的景仰和对杜诗的钟爱,于是斗胆地编写了这本《杜甫诗集典故探义》,意在为热爱杜诗的读者在繁茂的典故丛林中开辟一条蹊径,使他们探索其典源,理解其典义,品味其诗意,果能收到如此效益,对我这个年且八旬的中学语文教师来说,可谓是莫大的慰藉了。但是,我终究不是学有专攻之人,加之自己孤陋寡闻,学识浅薄,书中难免存在鄙陋之见,谬误之处和漏万之弊,恳请各位杜诗研究专家和广大读者悉心指正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2016年9月叶渠梁于全洲孝高公寓青灯斋

[上传:HuXiaoHua 2018-12-25 15:43:51]  [审核:HuXiaoHua 2018-12-25 15:44:30]